第873章 立花亜野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嗯。”我点了点头,和妈妈一齐往池边游去。

他心道,“终究还是逃不过历史的宿命,只怪我的力量太渺小,什么也做不了,如果我能活下来,我一定要有一番作为,避免先民遭遇厄运。”

过了一会儿,妈妈又在我背上低低哭了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我的纸巾两下就用光了,妈妈也不管,将脸腻在我身上擦着。

“唔,方才我让亲将杨三带两千人去试探了一阵,铜山城里的官兵不多,也就两三千人。待会还是用老办法我将战舰一字排开,全力轰打东城墙,掩护你们,**领两千人汇合杨三猛攻东城,老三带两千人分作两队佯攻南北城墙,老四带主力四千人前往西门设伏,咱们围三缺一,如果城内的人突围正好就地歼灭,算算俞咨皋和许心素这个兔崽子的兵马应该也快到了,厦门离这里这么近,到这里也就大半天的功夫,如果城里的人太阳落山之前不突围,那我就亲自领预备队两千登岸攻城,老四的兵马拦截援兵,且战且退,借着夜色的掩护咱们的战舰推进到最近距离,待老四把俞咨皋诱入射程之内,咱们数百门大小炮够他喝一壶了。待我解决了城里的人出城和老四汇合,咱合兵一处全歼俞咨皋。”郑芝龙对着桌上的铜山城防图跟几位弟弟布置着战术。

故事发生在非洲附近的大海上,主人公冷锋遭遇人生滑铁卢,被“开除军籍”,本想漂泊一生的他,正当他打算这么做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打破了他的计划,突然被卷入了一场非洲国家叛乱,本可以安全撤离,却因无法忘记曾经为军人的使命,孤身犯险冲回沦陷区,带领身陷屠杀中的同胞和难民,展开生死逃亡。随着斗争的持续,体内的狼性逐渐复苏,最终孤身闯入战乱区域,为同胞而战斗。

在对抗外星人的入侵并成功封住虫洞的十年后,人类从废墟中站起来。他们忘记了恐惧,纵情狂欢,其中便包括斯特克·潘特考斯特将军的儿子杰克(约翰·博耶加 John Boyega 饰)。在一次偷到废弃机甲零件的过程中,他偶然遭遇以一己之力组装迷你机甲的少女阿玛拉(卡莉·史派妮 Cailee Spaeny 饰)。此后,在姐姐森麻子(菊地凛子 饰)的安排下,杰克和阿玛拉莫玉兰基地接受机甲驾驶员的培训工作。与此同时,总部位于上海的邵氏集团,在总裁邵丽雯(景甜 饰)的主持下,正致力于以无人机甲取代传统机甲。就在这关键时刻,一个与复仇流浪者极其相似的黑色机甲突然出现,并向人类展开了无情杀戮。

“嗯,确实是建虏无疑,腰牌拿来我看。”刘毅恭敬的双手奉上腰牌,李如柏拿到手上翻看了,忽的一下从马扎上站起来,他本就认得不少女真文字,拿着腰牌一看之下竟是吃了一惊:“好小子,竟然斩了一个梅勒额真,真是少年英雄啊。”

“哟,老卢,你他妈的命大啊,刚才你那边流贼不是都攻上来了吗,我还以为你要殉国了?”洪先春打趣到。

“你跟我来,带上两个圆盘。将铁桶也带上,我们先吃午饭,下午到城北的天门山那里去试炮。”

那日之后,赵林再也没有来过,刘毅也是安心训练。校场之上每日都能听到阵阵喊杀之声。

但是作为职业军人的吴斌没问那么多废话,他相信程冲斗的徒弟不是废物。“好,小刘兄弟拳拳报国之心吴某佩服,我答应你,我立即写文书上报黄玉黄将军,一个总旗龙千户自己就能定下,龙千户即将升迁,接任的必定是黄将军,这个时候是不会为难黄将军推荐的人的,至于我这里只有一些鸳鸯战袄和毡帽,没有多余的盔甲,我自己的兵你也看见了,还有少部分无甲呢。兵器倒是有一些你可以去武库自取。县衙边的营房有一半都空着,赵百户领兵在外城我原来的军营里,所以你大可使用。”

周之翰点点头对黄玉和吴斌道:“二位大人乃是军伍之人,观我子弟方阵如何啊。”黄玉和吴斌皆拱手道:“朝气蓬勃,整齐划一,实在是芜湖百姓之福也。”

这时刘毅才仔细看清来人的模样,来人三十余岁,国字脸,下颚一抹长须,宽鼻阔口,丹凤眼细长,倒是有点像后世的电影明星XX雷,一身大明山文甲,胸口好大一个护心镜,腰系虎头护腹和紫云报肚,头戴一顶钵胄铁盔,盔顶还飘着一束红缨,甚是威武。

有些人有些事,当我们懂得的时候已不在年轻。

阿林保听完哈哈大笑起来,后面几个马甲也是仿佛听到了什么特别好笑的笑话,纷纷大笑起来,也是,他们击溃了三路明军,用远远少于明军的兵力击败了明国大军,自己伤亡寥寥,原来明狗这么弱,早知如此都能一口气杀到明国的顺天府去了,听闻那里可是非常繁华啊。再看看眼前几个明军,不过七个人竟然敢挑战大金勇士的威严。

“那就好,我能进去看看吗?”刘毅问道。“当然可以,请进。”王初民摆了一个请的手势。

演员: 陈坤/黄渤/舒淇/Angelababy/夏雨

“什么,再说一遍。”老者在一旁失声问道。“家父是川军千户刘招孙,却不是芜湖本地人士,家母是太平府人士,小子出生时便难产而亡,所以小子还有田产在芜湖县。”老者大呼一声:“贤侄,贤侄你竟然,竟然。。。。。。”说到这里竟然再也说不下去了。

一旁的军官也说话了:“可惜某家没能上战场和建虏拼命,而是在这里驻守县城,不能为国尽力杀敌。”周之翰道:“黄百户此言差矣,边疆杀敌和保境安民没有本质的区别,都是为国尽忠,切莫小看自己有用之身啊。”

王绍徽立刻接口道:“厂公这么说真是折煞小臣了,小臣正准备向首辅大人汇报后就去禀报厂公,正好厂公也在,小臣就一并禀报了。”

两人一起进到工坊内,只见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一人多高,几个人才能合抱的巨大锅炉,锅炉连接着导气管,铜质的导气管抖动的厉害,看来是内部的蒸汽正在通过,导气管的另一端连接着活塞和滑阀室,活塞和滑阀被包裹在铜箱里,只听到轰隆轰隆的往复运动的声音,应该是活塞撞击到铜箱壁的原因。在这个力的带动下连杆和曲柄前后伸缩,偏心轮飞速旋转,偏心轮另一侧的大飞轮则是转的飞快。

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几个匪贼,刘毅一个个看过去,皆是口鼻流黑血,应该是内脏震破而死。他们继续深入,听见了妇孺们的尖叫声。刘毅立刻吩咐晋军前去探查情况,片刻晋军来报,说寨子后堂的房屋里关押了上百的妇孺,大部分都是年轻女子。一个个衣衫不整,看来一定是这些乱匪抢掠的良家女子,平时供他们发泄**。

但是他来不及开口劝阻就听到教头喝道:“开始!”子弟们纷纷一个猛子扎进水中,像鱼一样游向对岸,长江边长大的孩子们水性自然不错,你追我赶,场面好不热闹,刘毅今天没绑沙袋,速度比平时快了一倍,一马当先冲在了最前面。而阮星因为绑着沙袋所以落在了后面,一刻钟的功夫,子弟们就纷纷触到对岸开始折返,快接近终点了,刘毅持续领先,后面紧跟着几个子弟,岸上的人群高喊着:“加油!加油!”

刘毅大喊道:“诸位姐妹乡亲们不要怕,我们是芜湖县城的官军,白莲乱匪已经被我们消灭,特来解救你们。”这些可怜的女子听到他如此说才逐渐安静下来,刘毅吩咐士兵砸开门锁,将她们带出来。几个女子看到了刘毅身后四个带路的匪贼,立刻扑上去踢打抓挠,这几个匪贼被绑住双手,又无法反抗,不一会就被女子们打的浑身是血,这些女人还不解气,不知从哪寻来的砖块对着他们一通乱砸,刘毅也不阻止。好一会女人们发泄完了情绪,地上的几个匪贼也被砸的血肉模糊。眼看是活不成了。她们才收手。

正在琢磨的档口,刚才那个带头的年轻女子来到留意身边道:“这位将军,小女子本是繁昌县城城东粮行东主的女儿,数月前去安庆府探亲,回程途中不幸被匪贼劫持,随行仆役皆被匪贼杀死,连二哥也命丧刀下。。。”话未说完眼中已流出泪水。

“青山,跟你相处那么多年,我是什么样的人你难道不瞭解吗?”妈妈难过极了,停了一下,她接着道:“我们之间即使有一些误会,这回去再说,现在我求你退出好么?”

悔不该当初建功心切,冒进了啊,为今之计只有先打退一波攻击,边战边退,步兵主力在后方不过十几里,赶到这里不过两三个时辰,只要能坚持住两三个时辰就有反击的可能。看对面金兵衣甲应该是两红旗的人马,就算全部到此也才一万五千人,自己的兵马加上**军约有两万五千人,兵力上占有绝对优势,只要撑过这一阵。想到此刘綎心中稍定,毕竟是身经百战的老将,立刻恢复镇定,开始跟刘招孙交代什么由刘招孙发号施令。

“大人,你跟我来,一看便知。”鲁超做了个请的手势。刘毅跟在他后面来到了一处库房,打开库门,里面布满了蜘蛛网和灰尘。鲁超有些尴尬到,这里有两年没打扫了,两年前我父亲去世之后,我就一直没进过这里。刘毅摆摆手示意无妨。鲁超走到最里面搬开了一些杂物,“大人请看。”

国华证券的董事长杜剑锋暗箱操作,准备带着女儿和不义之财逃往美国,他的助理周阳伙同女友lily一起,准备在他走之前敲诈一笔。但人算不如天算,计划被进城寻找老婆的牛大伟意外搅乱,最终,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程冲斗点点头,慈爱的拍了拍刘毅的肩膀忽然道:“瞧我这糟老头子的记性,你等等为师送你两样宝贝。你随我来。”刘毅跟着程冲斗进了房间,程冲斗从床下拿出一个长条形的木盒,上面布满了灰尘。

门前的瞭望台上还点着篝火,隐约有几个哨兵在巡逻。此时阿林保等人正在营中歇息,大战了一天,人困马伐。营中只有十几个留守的步甲。因为地处后方,而且距离赫图阿拉急进,代善和皇太极出击的时候带走了全部兵马,他们也不会料到有明军会来这里。所以行营里只留了十几个兵丁由一个壮达领着看守粮草。加上阿林保带的几个马甲,营中目前不过十八九人。

袁崇焕也是一样,对于袁崇焕这样的务实主义者来说他最不喜欢考虑的就是人心,他明白自己的任务就是恢复辽东,扼制后金,甚至将来有一天能够消灭后金。但是在明末党争的环境下,特别是崇祯猜忌心非常重的情况下袁崇焕的某些手段确实触及了皇帝的大忌,现在人们主要诟病袁崇焕的地方是袁崇焕擅自杀掉了毛文龙,很多史书认为袁崇焕杀掉毛文龙是自毁长城。

梅勒额真?原来自己竟斩杀了一个梅勒额真,后世在军校里对于清兵早期的军制刘毅还是熟悉的,固山额真就是旗主,下面分五个甲喇,每个甲喇额真有两个梅勒额真做副手。说白了梅勒额真基本就相当于明朝的千户甚至游击级别了。在这次的萨尔浒大战中也算己方斩杀的金兵高级将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