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人

字:
关灯 护眼
乌克兰人 > 张学友的电影 > 第69章 张学友的电影

第38章 张学友的电影

不想错过《张学友的电影》更新?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承诺永久免费!

放弃 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讲解明白之后,众人皆是拱手领命,纷纷奔下望楼布置去了。
  阿布达里冈西岗战场,双方骑兵已经在明军大阵两翼混战在一起,双方的惨叫声,喝骂声汇集成一片,一个金兵壮达挥舞重剑向一个家丁劈去:“明狗,去死吧!”,只见那刘綎家丁手中柳叶刀向上一抬,一阵金属的咔哧声伴着火花,两骑交错而过。
  刘毅正在发散思维,“诸位客官,前面一里就到应天府码头了。”船家喊道。
  程冲斗在一边已经是心惊不已,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志向,此子定非池中之物,正所谓**,一遇风云变化龙。
  阮辉对儿子的这个举动是赞赏的,他倒不是从钱的角度考虑,而是他认为阮星通过这个手段卖了刘毅和周之翰一个大人情,将自己的商事和官府军队绑定的更深了。少有的,阮辉当晚大力赞赏了阮星,并表示明年开春就卸任会长的位子,退居二线,由大家公推阮星接任。其实总会会长就相当于现在的董事长,谁的股份最大谁就是董事长,阮府自身就占到了总会一半的股份。剩下的一半由剩余的几家分得。所以阮辉退下去理所应当是阮星接任。
  这边刘金、刘宝听见本来安静的军营中传来马匹的嘶鸣声,两人正觉得奇怪,猛然看见一人打马向营门奔去,身形倒是有点像刘毅,刘金猛然掀开门帘,大帐内空无一人,只有角落里一个大洞。
  做人要有自己的脾气,适当放高姿态,所谓温柔,不过是看用在谁身上。
  刘毅在旁边点点头,不错,动作整齐,士气高昂。新军终于初成,只要能将在训练场上的表现在战场上发挥一半,即便敌军数倍于我,也是必胜。
  在学生时代的初恋秋雅的婚礼上,毕业后吃软饭靠老婆养的夏洛假充大款,出尽其丑,中间还被老婆马冬梅戳穿暴捶。混乱之中,夏洛意外穿越时空,回到了1997年的学生时代的课堂里。他懵懵懂懂,以为是场真实感极强的梦,于是痛揍王老师,强吻秋雅,还尝试跳楼让自己醒来。当受伤的他从病床上苏醒时,他意识到自己真的穿越了时空。既然有机会重新来过,那不如好好折腾一回。他勇敢追求秋雅、奚落优等生袁华、拒绝马冬梅的死缠烂打。后来夏洛凭借“创作”朴树、窦唯等人的成名曲而进入娱乐圈。
  代善比皇太极大了十岁,平时众兄弟中唯独代善最疼爱皇太极,皇太极也和大哥最是亲近,日后皇太极上位,也是代善全力支持。代善知道皇太极年纪尚青,却成为四大贝勒之一,背后不知道有多少人眼红,正好借这次献捷的机会给弟弟露露脸。而他们俩又不能亲自回去报捷,必须在前方收尾,这样才能给父汗留下进退有据,不失分寸的印象。所以代善特意嘱咐阿林保献捷的最佳时间,并且答应他只要顺利完成此事,算他大功一件,等到回来封赏时,包他当上甲喇额真。
  那些打手一个个都是身高超过1米9,体重超过300磅的大汉,我修炼的纯阳功突飞猛进,挥出去的拳劲道十足,一点也不输给这些重量级大汉的铁拳。一开始这三个大汉十分小瞧我,丝毫也不避开我的出拳,被我痛击得哇哇大叫。
  阿林保看见前方一个明军拼命奔逃,将三眼铳和头盔都扔了减轻负重,他嘴角闪过一丝残忍的微笑,将马刀翻转平端,刀借马势从明军士兵的脖颈间掠过,一颗好大的头颅飞起。明军丧失了有组织的抵抗之后,战场上就变成了一边倒的屠杀,剩余的明军被两红旗的骑兵围剿,马蹄将一个个身影淹没,这些川军将士再也无法回到天府之国了。
  “敢问是什么大事?”阮星试探道。“你放心,肯定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绝对不会是什么偷鸡摸狗作奸犯科的事情。”刘毅肯定的答道。
  我只是想到这辈子不是和他一起过,想起来就觉着舍不得。
  众人一路无话,默默打马前行,在山林里还遇到了三三两两的几波溃兵,皆是躲避金兵追杀跑向深山,这些明军神情麻木,看到刘毅这一小队骑兵往反方向奔去,皆是睁大眼睛,不可思议。随后继续向老林子里逃去。。。。。。
  “如此,就多谢刘总旗了。”赵林又道:“刘总旗,本将还有一事相商。”
  “成了!宋主事,这可是造福万代的好东西,我刘毅谢谢宋主事了。”刘毅说完双手抱拳向着宋应星九十度鞠躬,“天下万民,如有此相助,农事商事船事军事,天下万事万物皆以机械之力,事半而功倍,宋主事当受的此拜。”
  又有几个马甲对望一眼一起冲出,刘招孙一招夜战八方,将三个马甲劈翻在地。刘招孙不仅枪法出众,更是习得一手上乘的辛酉刀法,此刀法乃是戚继光抗倭时所创,注重实战,没有那么多眼花缭乱的招式,出手便是杀招。在南京小校场当差时曾有幸与皖地武术大家程冲斗先生结识,互相引为忘年之交。不时向他讨教,刀法更是精进。自己准备将儿子刘毅送回太平府拜入程冲斗门下学习武功。可惜建奴叛乱,大明出兵**,此事就耽搁了下来,看来今天要命丧于此,不知毅儿如何了。
  刘毅回到飞龙驹上策马来到新军阵前,“禀尚书大人,今日操演分为三步,第一是骑兵操演,第二是火器操演,第三是全军合演。”张鹤鸣点点头。
  明史记载“冈上军自高驰下,奋击綎军,綎殊死战。趋綎西者复从旁夹击,綎军不能支。大清兵乘势追击,遇綎后二营军。未及陈,复为大清兵所乘,大溃,綎战死。养子刘招孙者,最骁勇,突围,手格杀数人,亦死。士卒脱者无几。”
  妈妈幸福地在我怀里扭动了一下,道:“你一直都在镇上注意我吗?我怎么感觉不到?”
  
  曾经南宋灭亡于草原,游牧部落征服了农耕朝代,国人被划分为四等,经历了非常混乱不幸的一百年,可明朝的建立将华夏的血性又找回来了。哪怕是土木堡之变,宁可换一个皇帝也不愿意割地求和,比清末动不动就割地赔款不知硬气了多少倍。可是就这样一个灿烂的文明却永远消失在历史的长河,接下来的那个时代华夏的科技经济发展停滞导致了积贫积弱,中英战争,甲午战争,侵华战争,就连日俄战争竟然还是在我们的土地上进行。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刘毅去过好几次,每一次都带着无比沉重的心情。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