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人

字:
关灯 护眼
乌克兰人 > 温柔的搜子4 > 第94章 温柔的搜子4

第39章 温柔的搜子4

不想错过《温柔的搜子4》更新?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承诺永久免费!

放弃 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四月,**使者赴辽东求援,袁崇焕在得知皇太极攻打**的消息之后,知道金兵的兵力不足,无法两线作战,所以布置兵马做出准备收复失地的样子,用的是围魏救赵之计,结果袁崇焕一摆出架势,蒙古八旗便调动不得,只能配合两黄旗防范辽东明军。
  没想到,这个时候意外发生了,刺杀壮达的那个家丁一刀下去竟然未刺透,原来这个壮达在建州女真攻打其他部落的战斗中,他闯进一户人家抢到了一块应该是祖传的玉牌,其后便一直挂在身上,没想到这时候竟然挡了一刀,救了他一命。
  “将军有令,停止前进!停止前进!”命令向后传递,中军的赵林和后军的刘毅听到命令之后,也是停了下来。
  万历四十七年四月初一,京杭大运河,刘毅一人负手站在驶向南京的客船船头,望着江岸两边的大好河山,四月正是初春,天气还比较寒冷,虽是南方,但是江面上的风依然不小,陶宗和刘金二人在舱内饮酒。
  海誓山盟无需太多,陪伴,就是最好的承诺。
  但是他来不及开口劝阻就听到教头喝道:“开始!”子弟们纷纷一个猛子扎进水中,像鱼一样游向对岸,长江边长大的孩子们水性自然不错,你追我赶,场面好不热闹,刘毅今天没绑沙袋,速度比平时快了一倍,一马当先冲在了最前面。而阮星因为绑着沙袋所以落在了后面,一刻钟的功夫,子弟们就纷纷触到对岸开始折返,快接近终点了,刘毅持续领先,后面紧跟着几个子弟,岸上的人群高喊着:“加油!加油!”
  导演: 宋灏霖/伊力奇
  记住,不是所有人都是真心。所以,不要那么轻易的就去相信。
  刘毅正在发散思维,“诸位客官,前面一里就到应天府码头了。”船家喊道。
  众人退到山林之中后,找到了一小块空地,刘金用女真话审问俘虏,马甲兀自骂声不绝,就是不肯透露情报,刘金急了,拔出解首刀,将马甲拖到一棵大树后面,剥开衣甲,使出锦衣卫审讯犯人的本事,只听树后阵阵惨叫,又有女真话叽里咕噜的说着什么。
  陶宗道:“总旗大人,这个桶是做炮身用的吧?”
  “大人,末将的意思是将太平府的民团进行编练,万一末将的新军被抽调,太平府尚有可战之兵”刘毅答道。
  毕懋康看看程冲斗,有些糊涂,程冲斗的徒弟请我出山助他,自己被魏忠贤阉党排挤,还能起到什么作用呢?想归想,还是起身将刘毅扶起来,“将军如此说真是折煞毕某了,毕某现在只是一个山野闲人,不过对火器略有研究,怎谈得上助将军一臂之力呢。”
  等到这些士兵出来之后列成整齐的阵势,横竖相看都是一样的齐整,这更让张鹤鸣感到无比心惊,这恐怕也就戚帅的兵能做到吧,戚帅曾经领蓟镇总兵,上任的时候发现蓟镇的兵军纪涣散不堪一用,急调三千浙兵北上,这些浙兵到达蓟镇之后,冒着大雨,也不歇息,就在蓟镇官兵的军营之外冒雨站立了一天一夜,一下子就将蓟镇的兵给镇住了,自此之后戚继光的命令蓟镇的兵都是严格执行,这才让戚继光又训练出了一支边军精锐。
  刘毅抬头对刘金,刘宝说到:“金哥儿,宝哥儿,我想一个人待一会,你们去帐外吧。”“好吧。”刘金,刘宝转身出了营帐。
  那边不远处代善一个突刺刺死一个明军,猛然看见五十步左右身着鳞甲的明军大将翻身上马,六瓣铁盔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特别是上面的那根避雷针和红缨那么显眼,这定是刘綎无疑,代善从背上拿出大弓,弓上雕着一只老虎,比一般的长梢弓稍大一点,却是去年春天围猎时,因他射杀了一只野猪,努尔哈赤特地赏给他的虎弓。抽出一支铲子箭,瞄准马上的刘綎,猛然一拉弓弦,势大力沉的一只铲子箭直奔刘綎而去,空气中好似有一股破风之声。
  出了府衙,刘毅对阮星道:“阮兄,我不瞒你,我要这江心洲确实有大用,这块地我给你争来,你可以修建码头船坞供你总会使用,但是我的要求是,你所建的东西在战时和工坊一样要转为军用,不要以为我危言耸听,这大明的局势恐怕是撑不了许久了。。。”
  不一会儿,孙尽忠领着几个家丁打马过来,看看三人说道:“吾乃辽东总兵麾下游击将军孙尽忠,一人上前答话。”
  正想着,前方探马来报,前方十里已是阿布达里冈,十队哨探夜不收皆未发现敌踪。刘綎看看天色,正是三月初四卯时,天刚微亮,“招孙,传令加快马速,全军到阿布达里冈修整。”“得令,后面跟上,大帅有令,全军至前方阿布达里冈修整。”“好!”全军爆发一片欢呼。
  吴斌对周之翰道:“周大人,各位同僚,听闫百户所说,这股贼寇的核心就是这三十多人的马队,杨从儒造反时间太短,几乎无法形成有经验的骑兵,这支马队一定是白莲余孽,至于步卒不足为虑,咱们只要能想办法消灭这支马队,事情就大有可为。”
  妈妈羞得睁不开眼睛,长长的睫毛颤抖着,显出她内心的喜悦与慌乱。她任由我轻薄着,当我偶尔碰到她的嘴唇时,她嘟起唇和我蜻蜓点水地亲一下,又躲了开去,妈妈热恋中娇羞的模样真让我爱煞了。
  
  过了好长一会儿,烟雾渐渐散去,二百多人的火铳手已经枪上肩像木头人一样笔直的站立在那里,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但是前方残缺不全的木靶充分说明了刚才发生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排铳演练。“整队,向左转,跑步前进,回校场。”刘毅命令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