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章 不可思议的妈妈第二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中军的家丁装备就要好的多,内衬锁子甲外罩棉甲,人人皆有铁臂护手和钵胄盔,马匹也是军马中的上等马,配马刀和开元弓。明朝各总兵官参将等武将皆养有家丁,实力强的家丁多,如李成梁李如松父子,家丁有两三千人,碧蹄馆之战之所以李如松在几万日军包围中能全身而退与他率领的两千家丁队伍的强悍战力不无关系。

“火炮发射的是什么?当然是炮子啊,实心弹,开花弹,散炮子种种,无非都是用发射药将其发射出去罢了。”陶宗认真的回答道。

两人同时大吼一声挺枪便战,刘毅使出一招乌龙入洞,直刺阿林保前胸,阿林保反应极快,枪尖上挑,一下挑过这一刺。刘毅被震得虎口发麻,心想:“好大的力气!”紧接着刘毅还想像刚才一样使出一招白蛇吐信逼退阿林保。没想到阿林保毫不在意三个枪花,而是以枪做棍一个横扫千军,用自己的蛮力硬是将刘毅的大枪格飞,刘毅的枪差点脱手,就见阿林保人到枪到大虎枪眼见就要把刘毅穿个透心凉,刘毅毛孔都要炸开,本能的一个转身后蹲,将大枪横在背后向上抡起,却是一招苏秦背剑。虎枪的枪头向上偏了一点,擦着刘毅的右肩而过,一时血花四溅,刘毅踉跄着向前摔了出去,红缨枪也脱手了。

刘毅一把扶住老汉对他道:“老丈这是为何?”

代善因为是贵族,所以从小也学习汉话,他面对刘招孙说道“我大金也敬重勇士,这位将军可留姓名?你何不归降,大金自去年起兵以来,攻寨掠地,营中也有一些汉人勇士,不如你归降我们,我保你在我大金荣华富贵,如何?。”

弓箭与中原的小梢弓不同,后金此时用的是长梢弓,弓梢长而反向弯曲,弓梢根部有弦垫,弓体用牛角,木材,和牛筋等材料制成。因此,满洲弓属于筋角反曲复合弓。满洲弓的这种设计使得它拉力可以做得很大,用来射重箭威力可以和早期的火药武器抗衡。

刘毅走下台之后翻身跨上飞龙驹,“驾!”手上马鞭一扬,飞龙驹便在校场之中奔驰起来,奔跑至校场**之后,刘毅抽出手中,对天扣动扳机,砰的一声,场中冒出一股白烟。台上的众人只听到轰隆轰隆的声音。只见军营那边尘土飞扬,好似有万马奔腾,军营离点将台大约三百步。众人很快看见一名铁甲骑士手持一杆红旗,上有白日蓝月的图案,打马飞奔而来,正是刘金,他内衬鳞甲,外罩红色棉甲,手臂上带着银色铁臂护手,在阳光下反射着耀眼的光芒,头戴钵胄盔,缨枪上也点缀有红缨,策马狂奔向刘毅的位置。

吴斌在前面听到后军隐隐有歌声传来,对闫海说:“闫百户,我新军士气不错,军心可用啊。”

“是大人!”一百多人列成了两排,刀牌手和弓箭手在前,还夹杂了十几个拿火铳的士兵,后排一水的长枪兵。自从赵林到芜湖县城当百户之后,他大力清洗吴斌原来留下的人,将总旗和小旗全部换成愿意效忠自己,效忠赵大人,效忠魏公公的人。所以他在这只队伍里拥有绝对的权威。他和两位总旗立在马上,看着前方吴斌的人马乱哄哄的往后退。

袁崇焕麾下诸将皆是忿忿不平,可是无奈魏忠贤势大,他们的声音根本就反馈不到朝堂之上,倒是袁崇焕自己比较冷静,分析利弊之后,袁崇焕上书朝廷,请求辞官回乡,这其实是袁崇焕的保身之道,袁崇焕是一个务实主义者,他深知只有留存有用之身才能为国效力的道理,人亡政息,只要人在政就不会息。既然现在魏忠贤势大,那暂且不与他争锋,辞官回乡避其锋芒,所以当袁崇焕的折子一递上去,第二天魏忠贤就指示六部用印,同意了他的请求,袁崇焕收拾行李,仅带一仆从,借道京师,从今杭大运河一路南下,希望早日回到广东老家。

“百户陶宗,火铳连应到一百二十人,实到一百二十人,报告完毕。”

刘金策马跟在刘毅身边对他说道:“这里的山道总是让我想起萨尔浒,虽然地形没有萨尔浒那么复杂,也没有那么陡峭,但是你看这蜿蜒的山路真是跟那里一模一样。”

也就一炷香的功夫,院外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好像有几个人直奔大堂而来,咔的一声门被推开,进来一群武将,手臂里怀抱着头盔,身上的鳞甲甲叶哗哗作响,就见为首一人将头盔放在小案上,转身拱手躬身,声如洪钟道:“辽东总兵李如柏参见经略大人。败军之将还请大人责罚。”

三人六马一路向西,刘金问道“少爷咱们这是去哪?”

第二天早晨,刘毅一大早就起来练武,昨晚他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不知道接下来的计划是怎样的,该怎样规划自己的人生。刘毅想既然生逢乱世,想要在乱世有一番作为,最起码自己的武功要先过关,要有能力自保。要不然还没做什么大事就被别人干掉了那可是太冤了。自己在军营里练的功夫都没有名师指导,刘招孙忙于军务也很少有空提点,所以自己练的很多功夫其实都不精。这个问题他自己也很头疼,上次好像听刘金说父亲好像和叫什么程冲斗的是忘年交,也不知道他在哪,能不能教教自己。

眼见那个骑着黄鬃马的年轻人还在演武场内左冲右突,一边还大呼小叫,不一会门口又来了几个家丁小厮打扮的人,不住的在后面喊:“少爷,少爷,快停下,这要是摔了我怎么和老爷交代啊我。”看来又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子弟,如此的没规矩。

孙尽忠看到李如柏过来,连忙躬身道:“大帅,应是敌骑骚扰,构不成威胁。”李如柏点点头:“叫儿郎们列阵缓退,几列骑兵交替掩护。”“得令!”

“好了,准备开始!”导游打破了沈寂。

袁崇焕也是一样,对于袁崇焕这样的务实主义者来说他最不喜欢考虑的就是人心,他明白自己的任务就是恢复辽东,扼制后金,甚至将来有一天能够消灭后金。但是在明末党争的环境下,特别是崇祯猜忌心非常重的情况下袁崇焕的某些手段确实触及了皇帝的大忌,现在人们主要诟病袁崇焕的地方是袁崇焕擅自杀掉了毛文龙,很多史书认为袁崇焕杀掉毛文龙是自毁长城。

刘金说道:“他娘的也没留一个活口,也不知道前方战事如何了。”忽然他一拍脑袋,刚才那个跑回来的明军呢,原来跑回来的两个明军被射死了一个,另一个吓破了胆躲在旁边一个石头后面瑟瑟发抖,两个家丁将他架了出来。

明末乱世没几年就要到来了,刘毅必须建立自己的根据地,才能在这乱世之中生存下去,放眼江北,到时候都会被糟蹋的不成样子,而江南却是要好的多。所以刘毅没有留在辽东,毅然返回太平府,在太平府接触了这么多人和物之后刘毅心下已经打算以将太平府作为自己的根基,乱世之中想要保命就必须有一支强军,有支持自己的民众。所以他杀掉那些白莲教徒就是不想让白莲教渗透太平府,如果以后他能掌握太平府的大权,一定在全府肃清白莲教。要练成强军在此时的环境下必须效仿戚继光的办法,招募良民练兵,所以这些匪贼他恨不得全部杀光,只是那样的话王知县和周知县就不好交代了,毕竟此时屠杀战俘这种事情对知识分子来说太过惊悚。

明军的马队并未携带步兵的藤牌和虎牌,皆使用护身圆盾,举盾相迎,“刘明,组盾阵保护大帅。”“得令!”刘綎的家丁队长刘明应声道。位于阵中的三百家丁也死伤了十几人,余下家丁将刘綎护在**,结阵举盾,只听弓箭射在铁盾之上当当作响。

众人退到山林之中后,找到了一小块空地,刘金用女真话审问俘虏,马甲兀自骂声不绝,就是不肯透露情报,刘金急了,拔出解首刀,将马甲拖到一棵大树后面,剥开衣甲,使出锦衣卫审讯犯人的本事,只听树后阵阵惨叫,又有女真话叽里咕噜的说着什么。

刘毅在这样的环境下每天闻鸡起舞,跟随师傅一起练习,有时两人一起对练,刘毅从一开始只能接师傅一两招,到后来能和师傅长枪搏战十几招而不落败,虽然仍是招架不住程冲斗凌厉的攻势,但是程冲斗对他的神速进步也是赞不绝口。

“哦?”刘毅惊讶一声,难道是蒸汽机有结果了?刘毅一把推开士兵,急匆匆的向蒸汽机工坊的方向赶去。

龙青山冷冷地道。

阮星看看刘毅不解的眼神对他道:“刘兄不必惊讶,你的作坊每年能织造棉布衣服三万余套,按照现在大明的市价,一套不错的棉布衣服要银一两五钱,也是我江南富庶,你从江北来自然知道,那边很多平头百姓一年都不一定能买得起一件棉布衣服。现在棉布衣服的利润约有四成,所以一年利润大约有两万余两,上次有一匹棉布衣服卖给佛郎机人,我们和浙商联合好好宰了这帮蛮夷一把,净赚一万两。这些也都给你算上了。请你不要推辞,就收下吧。钱我会折成会票,如果你需要现银可以随时来找我提取,阮府的现银绝对是够了。”

最后他们整理出三十多个箱子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从山洞抬出再运到大寨的空地上,众人忙了一夜终于在天蒙蒙亮的时候将一切收拾停当,征用的马车也从县城赶到了马仁山。士兵们将大箱子抬上马车,一把火将大寨和山洞烧成白地。向着芜湖县城出发。。。。。。

明军步兵们自相践踏撒丫子奔了二十余里才看到列好阵势排在贺世贤身后的辽东骑兵。随后三三两两的败兵才渐渐汇拢。吊在后面的正红旗骑兵看到万余骑兵的鹤翼阵,知道没有机会了,正好皇太极领兵回来,呼喝一声,便潮水般退下了。

故事发生在非洲附近的大海上,主人公冷锋遭遇人生滑铁卢,被“开除军籍”,本想漂泊一生的他,正当他打算这么做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打破了他的计划,突然被卷入了一场非洲国家叛乱,本可以安全撤离,却因无法忘记曾经为军人的使命,孤身犯险冲回沦陷区,带领身陷屠杀中的同胞和难民,展开生死逃亡。随着斗争的持续,体内的狼性逐渐复苏,最终孤身闯入战乱区域,为同胞而战斗。

“喜欢,真是太喜欢了!”

人们发现,遥远的外星“先驱”仍在蠢蠢欲动,时刻等待着消灭地球人的时机……

《制裁特攻》简介